400-678-9069

猪周期拐点尚未到来,去产能还在继续

时间:2021-12-09 17:08:03  浏览数:140
        周期是生猪价格波动的市场表现,养猪场户应多一些逆周期思维,在波峰或波谷到来前提前应对、未雨绸缪。养猪业在降本增效的过程中,应审时度势,平衡短期投入与长期投资,加强与产业互联网的合作,提升智慧养猪水平和总体生产效率。

        日前,五部门联合发布生猪产品信息数据,10月末全国能繁母猪存栏4348万头,相当于正常保有量的106%,处于黄色区域。据悉,牧原、温氏、正邦、新希望等在投资者问答平台上透露了2021年全年出栏计划,初步计算,四大猪企全年生猪出栏有望超7500万头。

        11月生猪盈利达到年内最高点

        经过全行业努力,今年二季度生猪生产已经完全恢复。6月到9月出栏肥猪均价一路跌到成本线以下,养猪全行业陷入亏损。四季度市场价格回升,养殖亏损情况缓解,10月散养和规模养猪平均每头亏损分别为349元和335元,分别比9月少亏损42.2%和49.8%。11月,生猪价格已高于成本线,部分养殖户开始盈利。由此来看,近期猪价上涨是恢复性上涨,原因主要是年底猪肉消费需求拉动,从价格的绝对水平看,猪价目前处于较合理区间。

        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朱增勇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这轮“猪周期”自2018年6月份开始,目前已经持续42个月。在这轮“猪周期”中,养殖端亏损的幅度(尤其是2021年9月初、10月初的亏损)较以往周期偏大。“如在2021年10月初,自繁自养一头120公斤生猪可能亏损700元-800元,外购仔猪的亏损是1300元-1400元。以往的周期尽管在当时的环境下亏损比较高,但是总体来说,亏损也是在500元以内的。”

        进入今年11月,生猪价格连涨数周。大宗商品分析机构卓创资讯数据显示,11月26日,自繁自养一头生猪的利润回升至540.17元/头,外购仔猪的养殖利润是505.95元/头,达到年内最高点。

        生猪供应仍然过剩,但能繁母猪二元比例提升至94.4%

        当前,生猪和猪肉生产供应相对宽松这个基本面没有改变,这意味着接下来一段时间猪肉供给有充分保障,同时本轮猪周期的拐点还没有真正到来。据监测,3月份以来,全国规模猪场每月新生仔猪数量都在3000万头以上,并持续增长。按照规律,仔猪育肥6个月后可以出栏,预计目前到明年一季度上市肥猪同比还会明显增长。10月全国能繁母猪存栏量仍比正常保有量多6%,预示着生猪供应相对过剩的局面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据卓创资讯统计,2017-2019年3月,能繁母猪群体结构中二元占比达95%以上,但随着猪价上涨,养殖盈利丰厚,养殖户三元商品母猪转能繁母猪比例增加,2019年3月份开始二元占比持续下滑。

        随着养殖户积极复产,截止到2020年3月底,二元占比下滑至36.00%,4月份触底回升,产能开始释放,生猪供应充足,以规模养殖企业为首开始淘汰低效产能,三元母猪占比逐渐减少。截止到2021年11月底,能繁母猪群体结构中二元占比提升至94.40%,三元占比仅有5.60%。猪周期下行阶段,随着猪价不断探底,三元占比或逐渐降至2%以内,落后产能正在淘汰进行时。

        规模猪场比例三年提高幅度超过10%

        中小养殖场户数量占全国养猪场户的99%,其生猪养殖量接近全国的一半。分散的养殖户群体庞大,从主观意愿出发,各方都希望避免猪价波动给自身造成影响,但是最终却容易变成“追涨杀跌”的顺周期行为。很多主体抱有侥幸,在价格好的时候,都希望别人去产能,自身尽量多生产、多出栏。由于规模养殖场有资金优势不愿轻易减产,散养户有成本优势能承受低价,导致本轮去产能速度变慢,底部时间可能拉长。猪周期是生猪价格波动的市场表现,养猪场户应多一些逆周期思维,在波峰或波谷到来前提前应对、未雨绸缪。当前,不要因为猪价有所回升而盲目压栏赌后市,也不要急于扩充产能,避免后期造成较大损失。

        对养猪业来说,控制不了猪价,但可以控制养猪成本。无论何时,低成本的养猪能力都是养猪业的核心竞争力。本轮超级猪周期之下,规模养殖比重从2017年的46.9%提高到2020年的57.1%,行业集中度快速提升、产业链一体化加快发展。但是,成本分布不规则问题也日益凸显。这是此前高利润带来的行业快速扩张引发的阶段性现象。细说起来,不同模式的生产成本差异巨大,规模养殖场不同于散户,自繁自养不同于外购仔猪,“企业+农户”不同于全面投资模式。因此,养猪业在降本增效的过程中,应审时度势,平衡短期投入与长期投资,加强与产业互联网的合作,提升智慧养猪水平和总体生产效率。

        对管理部门来说,肉价可以波动,但要避免短期内大起大落。要调整完善过去侧重稳存栏量的稳产方式,在前端调控能繁母猪保有量,在中端稳定规模养殖场户,在后端推动猪肉加工。能繁母猪是“总开关”,只要能繁母猪的存栏量变动不大,仔猪生产就有保障,生猪供应和猪肉价格就能相对稳定。定期释放能繁母猪信号,可以从源头上提前引导合理的产能布局。规模养殖场户是“主力军”。要通过“公司+农户”、托管租赁、技术共享、品牌共创等方式,支持龙头企业与中小养殖场户形成利益共同体。肉类加工企业是“蓄水池”。做到这些,不仅可以调节猪肉上市节奏,还可以优化行业利润分布。为吸纳川猪产能,四川省在三地培育猪肉精深加工集聚区,这一思路值得借鉴。

        本轮猪周期拐点在哪里?

        “转折点何时来”已经成为行业内热议的话题。

        光大期货研究所生猪行业研究员孔海兰表示:“目前养殖端的惜售情绪将导致生猪供给压力后移。随着后期生猪需求恢复稳定,生猪价格将面临再次下跌风险。根据目前养殖情况推算,2022年上半年,‘猪周期’将很难迎来转折点。在未来有效淘汰生猪过剩产能后,将迎来新一轮的‘猪周期’,持续关注养殖端产能淘汰情况。”

        朱增勇表示,生猪价格反弹以后,一方面,能繁母猪的产能可能会出现一定的回落,生猪存栏也会跟着回落。另一方面,部分规模企业也陆续增加后备母猪补栏,这部分商品猪或会在2023年上市。这轮“猪周期”的转折点或会出现在2023年。
分享到:
  • 草莓视频黄版官方微信

    草莓视频黄版官方微信了解更多草莓视频黄版动态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昵称:

全部评论0条)

o(╯□╰)o 暂无评论,我要抢沙发。